烬言

【家庭教师同人】负责善后的夜守〈十三章〉


ooc归我ooc归我ooc归我

第十三章:???
  处理雾守的事用了差不多十来天,其实杰尔修还是有点担心他家准大空的,毕竟他留下的火焰算起来也就勉强撑个十二,三天,要是他不在的时候沢田纲吉因为平地摔而……那也太儿戏了吧。
  反正那么多年都过来了,应该不会出大事的吧……顶多摔得更蠢罢了。
  心累的夜守窝在宽大的头等舱座椅里,无力的揉了揉眉头,叹了口气。 除了雾守已经找到候选人了,前几天收到reborn先生的消息,说是岚守已经被降伏了……可能还附赠一个雨守什么的。看不出来嘛,这只兔子……还挺厉害的。
   这就是初代直系血脉的魅力吗?看来还是不需要我担心了。凝视着笔记本上初代那张即使画技一般但也俊美无双的脸庞,杰尔修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那只兔子和初代哪里……像了啦……
   夜守日记中,几乎每一位夜守都没有善终,毕竟夜守不死,其他人是绝对没有机会伤到大空的。那么……
  初代目到底是如何说服当年的夜守,接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的呢?不仅要冒着生命危险,而且没有报酬与荣誉,当年的夜守又为什么会答应呢?
  不会是刷脸吧……
  一只手搭在厚重的笔记上,杰尔修感到眼皮越来越沉……
   这不对!
  但即使察觉了,无法抵抗的倦意还是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如同回到了年幼时温暖的摇篮中一般。但此时这种舒适的氛围却无法给年轻的夜守半点安全感,很快,又惊又急的夜守还是被拖入了梦境……

  喂,醒醒……
  emm...好困啊……昏沉中,有一只手掌轻轻搓揉着自己的发丝,暖意一丝丝的随着那人温和的嗓音沁入,让并没有养过猫的夜守下意识蹭了蹭,又蜷成了一小团。
  G,过来搭把手,那边还有几个孩子……
  被抱起的时候夜守才猛地清醒过来,但眼皮打架打的难舍难分,所以最后他干脆放弃了,闭着眼内心惊涛骇浪。
  什么情况?他记得自己睡着前,或者说是昏迷前,明明是在飞机上……怎么会…明明刚刚离开意大利,不会我已经昏迷几天了吧……
   勉强睁开一点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映入的一抹金橙色让眼睛有一点不舒服,就像是被刺痛了视网膜一样,以致他在睁开眼后还是泪汪汪的样子。
   而此时看着那群孩子罕见的显出怒容的初代目Giotto终于想起了自己怀里的孩子,然后一低头就对上了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配上那孩子瘦小的身体让他忍不住心软了一些。“别怕,你安全了。”一边温声安慰着这孩子,Giotto将这孩子又抱紧了一些。
   而此时的杰尔修已经懵了:这体质是怎么了?练了那么久一下又回到小时候了?还有那个抱着我的是……
   染了发的废柴纲?
  别说染发了以后气势还不错吗,有点彭格列首领的样子了……
 
 

忠犭句句句句句:

同人本 大家快啊 快点 !!!!!!!!

🌸覆船人🌸:

给自己没事找事(你不是没事好么

【家庭教师同人】负责善后的夜守〈第十二章〉

家庭教师同人
第十二章:未来的雾守……
  “百慕大,情况有点复杂,总之……对那个凤梨别下狠手!他的同伴也是!拜托了!”一边飞身往复仇者监狱赶,一边焦急的对着手环碎碎念的杰尔修轻描淡写的略过复仇者监狱外围的一个个陷阱和障碍。
  他前两天听到百慕大一边说着什么“这么多年终于有个有意思的家伙了,竟然敢越狱……”什么的,一边想起以前老师这么说时,刑求对象生不如死的画面,心里吓得哇凉哇凉的,连本已经到达极限速度的脚步都快了几分,比预期还提早了一天抵达。
  就是他吗?看着狱室里蓝紫色发丝的少年,杰尔修作势摸了摸面具光滑的边缘,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性的动作。而在他开口之前,对面的少年却先笑了“fukukuku~真是有趣啊~”肆意的笑容配着消瘦的身体让人从心底升不起半点怜悯或是其他无用的感情,反而有些背脊发凉。

  我能放你出去,然后你想干嘛干嘛。

  火焰凝成的白色字迹映着身后黑袍的人,散发出森冷的寒意,宛如来自魔鬼的契约,六道骸却是不会怕的,笑容依旧,甚至饶有兴趣,只有微微绷直的背脊透露出他的真实想法。“条件呢?总不会是不劳而获的吧~”

   雾守。

   简短的字节配合着彭格列的家徽出现,聪明如六道骸当然明白,他装作惊讶的睁大眼,然后忍不住大笑“fukukuku~真有趣啊,让我当黑手党的走狗?你哪里来的自信?”眼里除了表面虚浮的笑更多的是冰寒与扭曲。

   你对十代目候选人做什么都可以。
   杀了他,臣服他,我都不会介入。
   只要你答应我,给他一次机会。

   打败他,或者被他打败。
   反正结果都一样,你和你的同伴都会自由。
  复仇者监狱,彭格列,都不会追究。

   在这些字句一一浮现时,六道骸才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转而变成了严肃,轻抿起唇的样子。
   而最后一句,无疑是说在了心坎上。
   看他的样子,杰尔修微笑了,隐逸在兜帽下的面容放柔和了一些:计划成功。
   他相信,任何见到过那温暖火焰的人,都无法抵挡这对于黑手党来说近乎奢望般的温柔。他也相信,如果沢田纲吉有资格成为彭格列的十代目,那么他就应该经历这次考验。更何况……
   如果沢田纲吉真的是他梦中的那个燃烧着金橙色火焰的人的话……他应该远比现在强大。
  作为夜守,而不是大空的保姆,杰尔修他自然也会对大空有自己的考验。当然了,如果六道骸真的杀了沢田纲吉的话……他的确不会出手,但彭格列可就不一定了,他刚才没说百分之百的实话。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夜守其实比飘忽不定的雾守或是高傲的云守更加难搞。不过得到夜守的承认后,大空所受的益处也非常大。
  这点考验也算是利益伴随的小小风险吧。

  那么……再见了,未来的雾守。

  六道骸看着面前的身影慢慢的以某种他所不知道的方式融入阴影中,渐渐只剩下依旧苍白的火焰在墙壁上燃烧,蓝紫色的眼眸里映照出的景象扭曲而奇异……
  当那个身影彻底消失后,阴暗而潮湿的狱室又变得一片寂静,但不多时后,一阵奇特的笑声开始回荡了起来……
  可现在的沢田纲吉可没有空闲来管那个最近不知为何突然消失的那个神秘邻居了,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准夜守刚忽悠了一个准雾守,因为他正在reborn的魔爪下苦苦挣扎着,让我们为他点一根蜡烛……
  而reborn看着废柴纲又一次以与他师兄神似的姿势……滚下楼梯时,他额头,双膝,手肘部位浮现的极为淡薄的苍白火焰,压了压帽檐。
  那个家伙……嘴上说着不承认,一脸嫌弃,其实才是最宠他的吧……

说点心里话。

嗯。

夏靡:

今天一下午被一群人搞得心里怪不是滋味。放点屁 
不要来找我骂  你可能骂不过我[不是


据说以后媒体要禁止同性恋情节出现。我概括能力不好但我理解是这样的——
一群热心网友那么大文件那么多字没看到,光揪着个把同性恋跟性侵并列的事就开骂,语句之新颖想象力之充足真是让人觉得中国文豪全活在键盘上了。
反正我的看法就这样,事情真假不知暂且就先别激动,上面又没明令禁止呢你段子先写出来了说不是带节奏恐怕都说不通。估计跟着吵的挺多人都是原文件都没仔细看吧?一点点截图的以讹传讹再加上营销号的段子,搞得事态越来越严重。
抛开这个话题不说,说一说我这些年来所见的。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同性恋变成一种文化开始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思想。男性演员或者歌手发现捆绑暧昧的同性cp会更吃香,某些综艺节目甚至将其直接捆绑贩卖。当然我这就是举个例子,硬要对号入座我不负责。
同性恋不是说多么值得宣扬的一件事情。我希望所有人,大家对它的态度就是普普通通就好,看到了也不要声张。不指望会有洋洋洒洒惹人眼泪的祝福,这么多年争得不就是“平”这一个字么?两个同性走在一起未必是gay,就如同一对异性走在一起也未必是夫妻一样。以取向判定人的优劣是最愚蠢的事情,因取向就将人分类也是最粗鲁的事情了。人总归是喜欢将地球上数亿的人分类,但是这个,真没有什么好分类的。只是恰好爱的是同性,恰好而已。
初中的时候看bl动画被表姐发现了,她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用了一下午跟我讲同性恋就是恶心就是不正常,和她讲道理也不为所动。以前的那些女同学看到几个男孩子勾肩搭背也不会想什么,只会觉得他们关系真好。
现在呢?我那个曾经觉得同性恋恶心至极的表姐拉着我整天讲耽美多么多么美好,那些女同学看到勾肩搭背的男孩子会红着脸指指点点地起哄脑补。有时候看到那些剪着寸头穿着束胸打扮得同男孩子无异甚至比男孩子还帅气的爷T,还会嚷嚷着完了我弯了。
是什么改变了他们我无从得知,但从结果来看我认为是不好的,非常不好的。这些人脑补的同性恋多为年轻帅气的男孩子们间的事,亲个小嘴拉个小手就激动得嗷嗷叫。但其本质还是有厌恶存在的——我还真不信两个光头大叔在他们面前十指相扣他们还会激动得嗷嗷叫。
他们觉得同性的恋情是美好的,是纯净高尚的。
事实上呢?事实摆在这里,现在老一辈人大多数觉得同性恋是荒谬的。我曾经隐约跟我爸透露了一点不想结婚想跟个女孩子同居的意愿,当时虽然是有点开玩笑的意向,但他还是坚定地拒绝了——他管同性恋者叫“玻璃碴子”,我听过无数次。不知道具体那是什么意思,只觉得透着很多很多的污蔑与不齿,像是在说什么怪物败类。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同性恋者宽容,大多数的人也并不能接受超出他们幻想里美好的同性恋情。诚然两个小帅哥走到一起十分养眼,但我十分厌恶那种见到两个男人皮相好点的就要拉出来激动地说,哎!他们是基佬你知道吗!cp哎!
嘴上讲着支持支持,遇见了真正的同性恋者反而要见了怪兽一般,比普通人更甚地两眼冒星星去打搅人家的私生活,搅得一团浑了还觉得委屈:我只是觉得他们很有爱。
有人从里面嗅到商机,每天跟伴侣秀秀恩爱就收获一大堆小粉丝知名度。说死宅傻,你看你们“腐女”傻不傻。
傻,真他妈傻透了。
香港词人周耀辉写过一首《禁色》,他在里面写,“愿某地方/不需将爱伤害/抹杀内心的色彩”在当时看很超前,二十多年后的今天看还是觉得超前。这是很悲哀很凄惨的一件事情,没有前进的历史,就算止步不前,从大方向看来也约等于倒退了。
我们找不到那某地方,我们内心的色彩也终将被伤害,我们是不被承认的禁色,但是总有人心怀希望,总有人愿意拥抱禁色愿意灯蛾扑火。
感谢那些真正支持同性恋的人们。
至于部分激进份子
求您们别添乱了,谢谢。




ps写完了之后发现段子编得越来越精彩了,怎么,同性恋就应该集体移民了是吧。正好给某些人炫耀国外月亮圆呢。



气死了,操。

嘤,喜欢的太太把我收藏的,她的一片已完结的文删掉了,好难过……

【家庭教师同人】负责善后的的夜守〈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真的靠谱吗……
  “reborn桑……这样,真的好吗……”躲在围墙后的杰尔修一脸复杂的看着围墙上的小小身影,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大部分表情。
   毕竟他刚刚看到未来的彭格列十代目,Giotto的继承人……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燃着火焰冲向了学校。
  简直伤风败俗,有辱斯文。杰尔修觉得自己这辈子表情都没有这么丰富过,现在的感受简直像是喝了酱油,醋,红糖,芥末的混合饮料一般难以形容。
  而且沢田纲吉还长了一张和初代一模一样的脸……
  杰尔修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失控,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估计是因为复仇者监狱大家都包的都严严实实的,以前杰尔修别说是爆衫或者是比基尼了,连短裙都没见过……
  这一下子太刺激了。
  “你会习惯的。”reborn瞥了他一眼,嗤笑了一声,“上次我教那个废柴一号的时候你不是挺淡定嘛?”
  这能一样吗?毕竟跳马.迪诺并没有长一张初代的脸。正有些觉得不忍直视的时候,正巧手上的一枚戒指开始微微放出光亮,引起了杰尔修的注意。
  reborn也随着杰尔修的眼神往他手上看了一眼。
  不是夜之指环,只是一枚普通的银戒指。
  “又有不长眼的杂鱼来了。”杰尔修早就在沢田家附近布好防线了,沢田奈奈可能是彭格列的直系亲属,想对她下手的人多了去了。
  再说了,如果这个“准.彭格列十代目”不合格的话,少不得要麻烦沢田家康和沢田奈奈再努力一把,麻烦九代目多活几年了。
  几颗子弹利索的解决那个小虾米之后,杰尔修刚想从树上跳下来,却被喊住了。“呐,你是纲君的朋友吗?”杰尔修猛地一愣,低头看向树下笑得温柔大方的女子。
  原来自己的感知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好!这是杰尔修的第二想法。因为他刚才的疏忽,再加上两个人的位置关系,自己的动作应该已经被沢田奈奈看的一清二楚了,而他虽然戴了面具,但沢田家的超直感简直就是个bug……
  果然不该因为懒得用火焰就拔枪的……杰尔修现在回答是也不是,只能这么僵硬的顿在树上。
  傻孩子,其实你可以跑的。
  想了又想,其实倒也没什么,毕竟沢田纲吉也看到过自己。想了想,杰尔修释然的点点头,说“嗯。”
  然后就又愣住了,他竟然忘记用伪装的声音了!这下完了!最近他是怎么了?被打击得精神失常了吗?!
  咳嗽了几声掩饰了一下,没理沢田奈奈的挽留“留下吃个饭吧。”直接迅速的翻墙逃跑了。要是被百慕大知道自己今天出了那么多差错……三途川一日游恐怕是少不了了。
  对了,说到百慕大老师……果然还是有点在意,上次做的梦啊……
  那只梦里的蓝紫色凤梨,好像未来也是彭格列的一员啊,抽空让沢田家光把他赎出来吧……
  正想着,就接到了一条简短的讯息“监狱有人越狱。”
  看了一眼逃犯资料,杰尔修愣怔中不小心拔了一根头发下来。不是吧,这么巧?
  简直就像是鸭子背着葱来了啊。

  他们是荣耀,即使不在我们身边,我们也要捍卫。盲目的被人以他们的名义利用,那不叫“爱”,这是对他们的侮辱。
  现在官方所赚的钱,没有一元一分属于他们,只是因为我们对于叶修,对于兴欣,对于书中每一个人物的爱。

叁一:

讲的非常好,辛苦了。

老实说,我已经有些泪目了。
我们不针对各个角色,我对全职里面的各个角色都非常喜爱,我只是对官方失望透顶了。
在之前宣传的时候我就很害怕官方出现各种事情,导致我屏蔽了全职各种消息一段时间。
想想或许会有人说我们对一个二次元的人物倾注那么多感情干嘛,那人又不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世界上存在着那么多真实的人对我来说却像是不存在一样,从老叶被虫爹写出来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活了,货真价实的活在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心里。
说夸张点,要是有依附于二次元作为精神依靠同时又是爱着叶修的人,那种感觉…老实说我倒是觉得不夸张了,毕竟我以前也是这么个人,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人对我毫无助益,我能像现在开心的活着大部分都是依靠着被作者们写活的角色们。

我其实不知道怎么会说这些颠三倒四的话,但我只想把我已经有些乱七八糟跟对叶修的心情说出来。

愿叶修被大家温柔以待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17:00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家庭教师同人】负责善后的夜守〈第十章〉

抱歉,晚了这么久

第十章:ciao,reborn
  “呜……”也不知道是几点了,杰尔修软趴趴的滚到水床边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拿起闹钟。
  昨天晚上竟然想着想着睡着了,真是太大意了。看了看时钟上显示的“九点钟”,杰尔修伸了个懒腰,蹦了起来,慢慢悠悠的飘在半空中穿袜子。
  这也是对火焰的一种应用,可以帮助他练习控制火焰的输出量,百慕大要求的练习持续至今,但最主要的还是方便。
   毕竟飘过去刷牙洗脸,飘过去做早饭,飘过去吃早饭,飘到门口穿鞋……全程脚不沾地,知道开门后才“脚踏实地”。
  很好,按照日常现在应该……
  哎呦……飘太久,腿有点软……
  一开门就“扑街”的杰尔修开始认真思考废柴属性的传染性,知道一颗子弹飞过打断了他的思考。
  那颗子弹原本是冲着他的脑袋来的,杰尔修险之又险的一翻身躲过了子弹后迅速辨认出了子弹来的方向,然后便看到了一个拥有熟悉身高的身影……
  “ciao~”
  好了,综合这一声招呼和之前的子弹,可得出结论:晴之彩虹之子。
  “ciao,reborn。”杰尔修微微仰头,还是用那种低哑的嗓音,一本正经的和那位未来的首领辅助打了个招呼,在看到那把绿色手枪时忍不住笑了笑“你也是,列恩。”
  “reborn见过那个沢田纲吉了吗?”将人带进屋里,杰尔修不久就一身家居服坐在矮茶几边泡茶,一边顺手给reborn指了指咖啡机让他自便。reborn把列恩放在帽檐上,轻轻一跳便跳上了比他足足高了两倍的柜子“还没呢,你觉得那家伙如何?”
  我觉得?
  “除了有一张长的还过得去的脸,其它就是个废柴。”
  听到这样的评价,reborn显然也没有多惊讶,毕竟根据情报来看,这是常态,要是他反而在接触后显得卓尔不凡,倒是怪事。
  “不过,人不坏。”听了杰尔修补上的一句,reborn嗤笑了一声,轻轻的。在黑手党这种世界,善良的好人,是最先死的炮灰,这个世界容不得他们的存在。
  “这么听着我到有些兴趣了。”reborn微微压了压帽檐遮住眼睛,“那么就不叨扰了,我要先去见见那个……蠢才纲了。”说着轻盈的跃出了窗子,一溜烟不见了。
  果然是reborn桑的风格。杰尔修微笑着把reborn留下的那个咖啡杯洗干净放回柜子里。
  现在也没有出门的兴趣了呐……就宅着吧。自从失去了大空以后越来越懒散的夜守打了个哈欠,慵懒的在阳台上的躺椅上躺下了,手一挥,夜守笔记就飞了过来。
  现在写些什么呢……

日记——
  我觉得我苦心维持的形象一点用也没有。虽然沢田纲吉对我还是比较害怕的,也没能看到我的脸,但他现在在我出现的时候都会跟我打招呼了……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心那么大啊?倒是真的不怕我杀了你啊?
  好吧,见了鬼的超直感。
  不过看久了这家伙到是蠢萌蠢萌的……不,彭格列真的不需要一只蠢萌的兔子作首领!
  见鬼了!Giotto的后代为什么会这么蠢!
  竟然怕吉娃娃!吉·娃·娃!
  你连我都不怎么怕了!还怕吉娃娃!
  ……我在写些什么……
  不过今天reborn桑过去了,看来明天起我就有的忙了。
  至少不能让他死在reborn桑手里。

【家庭教师同人】负责善后的夜守〈第九章.全〉

家庭教师同人
第九章:意大利邻居
  “纲君,今天我们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哦”普通的一天傍晚,微笑着的奈奈妈妈温微笑着,不经意的提起了附近新搬来的一家人。
  一家人似乎不然太确切,是一个人才对。
  在学校又被蹂躏了一天的沢田纲吉恹哒哒的抬头,不大感兴趣,一边嚼着饭菜一边听着妈妈的絮絮叨叨。
  “就一个小孩子,还真叫人担心呢,本来以为帮他搬家的那几人是他亲戚,后来才发现只是打工的。人家也没多大,也就比纲君你大几岁而已。但是我他好像是意大利人生哦!长的很漂亮呢!……”奈奈妈妈也习惯了纲吉这副样子,继续用着上扬而愉快的语气说着,浑然不知她口中的孩子就在庭外的书上猫着,懒懒散散的观察着屋里的母子二人。
  看着屋里无精打采的沢田纲吉,杰尔修又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看他身上的伤,平时看来也没少被欺负,再结合资料上的信息,也只能说……
  废柴的之名,名副其实。
  不过即使只是彭格列首领的后选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杰尔修的眼神一下凌厉起来,即使是冲着那张与初代神似的面孔,他也不会在别人欺负这个小家伙时袖手旁观的。
  不过……那个叫奈奈的女子,身上是不是有彭格列的血统啊?那个笑容莫名的熟悉呐……
  会决定帮这个彭格列首领候选人只是一时冲动,还没意识到这是宿命的杰尔修仅仅承认是因为他长了一张和初代一模一样的脸,而他碰巧是个颜控罢了。
  即使是日后面对已经成为了他Boss的沢田纲吉,他也依旧是这番说辞,一字不动,态度也斩钉截铁。
  其实只是觉得这种窝囊的样子,不该在这个人身上出现罢了。无关长相,无关身份,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所以日后reborn才会说杰尔修是守护者中最早就位的,也最敏锐的吧……

第二天放课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目前废柴•日后开挂•沢田纲吉又被几个大孩子堵了。他们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为首的那人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拎了起来。纲吉叹了口气,闭上眼正准备迎来又一轮殴打时,身边却接连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和惨叫声,他睁开眼,正好看到一个穿白兜帽衫的少年一脸冷漠的一脚把拎着他的那个家伙踢飞了,因为太过震惊,他掉下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嘶——”他瞪大了那双大大的棕眸看着那个少年又一脸冷漠的走到了那个为首的家伙面前,轻轻松松的单手就把那个比他还高的混混拎了起来,然后……
  扇了他两个耳光,啪啪作响。
  那家伙也好像缓过神来了,顶着一张猪头脸色厉内茬的大喊着“你谁啊!知道我是……”
  “啪!”还没等他说完,又是反手一耳光。
   然后纲吉就看着那个小混混开始叫嚣不止,脏话连篇,但他每说一句没用的威胁,那少年就是一耳光,没几下他就服软了,低声下气的求他放过他,他以后一定好好做人……
  而从始至终,那少年都一言不发。
  或许是终于满意了,在小混混说出“我再也不欺负他(我们可爱的纲吉君)了”时,少年点了点头,把他放下了,头一次开了口。
  “不许说出去,否则死。”声音低哑的不似正常人,更像是蛇的低声呢喃。那几个混混都吓昏了头,忙不达的点头,落荒而逃了。
  一时间,小巷里只剩下了纲吉和那个半路杀出的少年。纲吉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开口“你……”
  “你也不许说。”纲吉才说了一个字,那声音又响起了,背对着他,戴着兜帽的少年说完这话后就往小巷的另一头走去,离开了。
  如果纲君这时候跟上去,就会惊诧的发现那少年刚刚拐出巷口,就消失了。
  就像是融化在了路边的树荫中一样。

  接下来几天陆陆续续的纲吉又遇到了那个少年好几次,每一次都是在他被恶作剧或者是被欺负的时候,每一次那少年都是一身白色连帽衫,每一次都沉默而暴力的解决一切找麻烦的人……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精力再去管这个少年的事了,他未来的家庭教师,我们的reborn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嗯,看过了,他周围心怀歹意的人我都已经解决了。”
  “不麻烦,也就是一些渣滓罢了。”
  “reborn桑在路上了?那我就先潜伏了。”
  “知道了,会注意的。”
  和九代汇报完最新的进展后,杰尔修放松的瘫在水床上,虽然在成为夜守后的很长时间里他都得守在首领附近,不过现在他所认同的首领位置仍然空着,他也不介意让自己更舒适一些。
  不然这么多任务所攒下来的的薪水,不用掉也没什么意思,他又不是玛蒙……
  “该死的……怎么会又想起他们……”默默的用小臂遮住双眼,他忍不住喃喃的念着。
  当初虽然和Xanxus他们只相处了不到两年,但他真的是真心实意的想帮他成为黑手党的王,真的想站在他身后,见证他成为“彭格列十代目”,但终究也只是想想罢了……
  他的王被冰封,同伴们也几乎背上了背叛者的罪名……若不是自己不够强,被九代夜守拦住了,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

———————摇篮事件当日———————
  “让开!”又一次被眼前的黑袍人拦住,打飞后,杰尔修艰难的用手支起身体,又一次试着瞬移突破眼前九代夜守的放线。
  “啧,真是死心眼的小鬼!”九代夜守无奈的又一次抽出长棍往空中一击,玄之又玄的又把杰尔修给击飞撞在通道的墙壁上了。看着倒在地上的准•十代夜守,他无奈的说道“小鬼,你和我还是差距太大了,更别说你现在还没有指环,乖,别瞎费劲了啊!”九代夜守懒懒散散的靠在墙上,甚至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的眼神也相当无奈。
  这个孩子太倔强了,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身体素质还不错,这来来往往几十次了,他竟然还没有放弃,这孩子的意志也是相当可怕。
  “……”杰尔修无助的紧紧握住了拳头,血液慢慢从指缝间滴落。不甘心,他的王还在危险中,但他竟然被拦在了这里,什么忙也帮不上……
  再看看干干净净的十指,他心中更加焦虑了。
  夜之指环本非实体,只有夜守获得大空指环拥有者的认可后才会出现,与大空指环休戚与共。而在这件事发生后,他的指环很快就被这一任大空指环拥有者,彭格列九代目“解体”了。而面前的九代夜守又拥有指环,又实力可怕,他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不能放弃。杰尔修又一次摇摇晃晃的试着起身……“结束了”,面前的九代夜守这次却突然开口了,杰尔修心里像猛地被刺了一下,疯的一样的使用瞬移朝着隧道尽头奔去……
  九代夜守没有拦他,只是默默的放他过去了 。
  毕竟一切都结束了。

——呐,Boss没了,我为什么还在呢?为什么我当时没更努力一些呐?事后补偿又有什么用?
  失去了大空的夜,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家庭教师同人】负责善后的夜守〈第九章上〉


第九章:意大利邻居
  “纲君,今天我们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哦”普通的一天傍晚,微笑着的奈奈妈妈温微笑着,不经意的提起了附近新搬来的一家人。
  一家人似乎不然太确切,是一个人才对。
  在学校又被蹂躏了一天的沢田纲吉恹哒哒的抬头,不大感兴趣,一边嚼着饭菜一边听着妈妈的絮絮叨叨。
  “就一个小孩子,还真叫人担心呢,本来以为帮他搬家的那几人是他亲戚,后来才发现只是打工的。人家也没多大,也就比纲君你大几岁而已。但是我他好像是意大利人生哦!长的很漂亮呢!……”奈奈妈妈也习惯了纲吉这副样子,继续用着上扬而愉快的语气说着,浑然不知她口中的孩子就在庭外的书上猫着,懒懒散散的观察着屋里的母子二人。
  看着屋里无精打采的沢田纲吉,杰尔修又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看他身上的伤,平时看来也没少被欺负,再结合资料上的信息,也只能说……
  废柴的之名,名副其实。
  不过即使只是彭格列首领的后选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杰尔修的眼神一下凌厉起来,即使是冲着那张与初代神似的面孔,他也不会在别人欺负这个小家伙时袖手旁观的。
  不过……那个叫奈奈的女子,身上是不是有彭格列的血统啊?那个笑容莫名的熟悉呐……
  会决定帮这个彭格列首领候选人只是一时冲动,还没意识到这是宿命的杰尔修仅仅承认是因为他长了一张和初代一模一样的脸,而他碰巧是个颜控罢了。
  即使是日后面对已经成为了他Boss的沢田纲吉,他也依旧是这番说辞,一字不动,态度也斩钉截铁。
  其实只是觉得这种窝囊的样子,不该在这个人身上出现罢了。无关长相,无关身份,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所以日后reborn才会说杰尔修是守护者中最早就位的,也最敏锐的吧……

第二天放课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目前废柴•日后开挂•沢田纲吉又被几个大孩子堵了。他们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为首的那人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拎了起来。纲吉叹了口气,闭上眼正准备迎来又一轮殴打时,身边却接连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和惨叫声,他睁开眼,正好看到一个穿白兜帽衫的少年一脸冷漠的一脚把拎着他的那个家伙踢飞了,因为太过震惊,他掉下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嘶——”他瞪大了那双大大的棕眸看着那个少年又一脸冷漠的走到了那个为首的家伙面前,轻轻松松的单手就把那个比他还高的混混拎了起来,然后……
  扇了他两个耳光,啪啪作响。
  那家伙也好像缓过神来了,顶着一张猪头脸色厉内茬的大喊着“你谁啊!知道我是……”
  “啪!”还没等他说完,又是反手一耳光。
   然后纲吉就看着那个小混混开始叫嚣不止,脏话连篇,但他每说一句没用的威胁,那少年就是一耳光,没几下他就服软了,低声下气的求他放过他,他以后一定好好做人……
  而从始至终,那少年都一言不发。
  或许是终于满意了,在小混混说出“我再也不欺负他(我们可爱的纲吉君)了”时,少年点了点头,把他放下了,头一次开了口。
  “不许说出去,否则死。”声音低哑的不似正常人,更像是蛇的低声呢喃。那几个混混都吓昏了头,忙不达的点头,落荒而逃了。
  一时间,小巷里只剩下了纲吉和那个半路杀出的少年。纲吉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开口“你……”
  “你也不许说。”纲吉才说了一个字,那声音又响起了,背对着他,戴着兜帽的少年说完这话后就往小巷的另一头走去,离开了。
  如果纲君这时候跟上去,就会惊诧的发现那少年刚刚拐出巷口,就消失了。
  就像是融化在了路边的树荫中一样。

——————————————————————————————————
  别嫌少,新年加更
  祝大家鸡年大吉